新时代访PaaS服务商灵雀云:云原生正在成为数字化转型的驱动力

发布日期:2019-11-08 02:09   来源:未知   

  云计算、AI、大数据、数字中台、SaaS、小程序这些都是我们能想到的跟数字化转型相关的技术和产品,然而还有另一项技术——云原生(Cloud Native),也正在成为数字化转型的隐形助推器。

  简单来讲,云原生其实是一种包含DevOps、微服务以及容器等核心元素的IT部署模式。

  近年来,随着企业对IT架构的灵活敏捷性要求越来越高,IT部署模式也在逐步演化。例如传统的瀑布式开发流程,已经被DevOps(Development&Operations,开发运维一体化)代替;单体的应用架构,被模块化的微服务架构代替;企业也越来越需要容器化架构来弥补传统物理服务器应用部署的繁琐。

  这种趋势,2013年被美国PaaS服务商Pivotal总结为“云原生”,并逐步被国内公司套用。

  之所以说是该模式在“隐形”助推数字化的发展,是因为无论是DevOps、微服务还是容器技术,他们都是数字中台、SaaS、小程序等敏捷开发的底层支撑。

  “数字化转型的核心竞争力是软件应用,但光有软件也不见得能够转型成功,因为软件是否具有持续交付的能力,是否能够最快地传递业务价值才是转型与否的关键。”国内云原生PaaS服务商灵雀云CTO陈恺向钛媒体表示。

  灵雀云(Alauda)成立于2014年,是国内成立较早的云原生PaaS服务商,2017至2018年,灵雀云先后获得来自腾讯云、英特尔的战略投资。

  自去年以来,灵雀云便看到了云原生在数字化转型实践上的机会,在前不久举办的云原生技术实践峰会(CNBPS)上,灵雀云更是以“数字化转型”为主要切入点,将2019年定为了云原生理念与技术普及的元年。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云大所云计算部主任、云计算开源产业联盟秘书长栗蔚,在出席CNBPS 2019时披露的一组数据显示,超过七成的企业已经使用容器技术或正在测试应用环境,这之中36.4%的企业已经使用了容器技术。她指出,云原生已经成为突破转型瓶颈的重要路径,现阶段云原生+数据中台也成为了打造驱动数字经济两化发展的双引擎。

  Kubernetes是云原生容器技术的编排工具,钛媒体曾在文章《谷歌开源的K8S太“难”用?青云推KubeSphere抢占容器市场》中提到,Kubernetes是谷歌开源出的容器编排管理系统,当时有Docker的Swarm平台,Apache的Mesos平台与其竞争,随着谷歌开源生态的日益强劲,Kubernetes最终成为容器编排的主流工具。

  但在陈恺看来,主流的Kubernetes未来的功能不仅在编排“容器”,他本人更赞成“Kubernetes编排一切”,也就是说,容器编排未来只是IT架构中的一种应用,基于它的一些扩展机制,如CRD+Custom Controller,可以把这种架构应用到对任意资源的编排上。数据中心的所有工作负载以及数据中心之外边缘计算等场景都可以用Kubernetes编排。

  “理论上,所有可编程、有API、可抽象成资源的对象,都可以通过Kubernetes去编排。换个角度,Kubernetes可以理解成一个开发框架,基于这个框架可以去构建各式各样的上层平台。”陈恺说道。

  当然也正是因为Kubernetes“编排一切”的趋势,Kubernetes变得越来越“boring”,因为越来越多的Kubernetes核心开源社区将更多的技术集成到以 Kubernetes 为核心的 “云原生技术栈”,并在云原生技术栈上扩张更多应用场景,以适应企业数字化转型所需IT架构的稳定性、易用性、可扩展性。

  针对这一趋势,灵雀云今年6月进行了一站式云原生应用赋能平台Alauda Container platform (ACP)2.0的重大升级。这次升级将原来的产品架构完全转成Kubernetes原生架构,原来产品所有功能都迁移到新的架构上,同时把DevOps(Alauda DevOps)平台和Service Mesh(ASM)在集群和多租户平台上对齐,还融合了深度机器学习平台Alauda Machine Learning(AML),覆盖了云原生架构所需的完整功能。

  除了“Kubernetes编排一切”,灵雀云也认为,API将会成为云原生架构的核心。

  灵雀云CEO左玥在CNBPS 2019的演讲中重点阐述了这一观点。Gartner曾将这种“松散API耦合”的架构称为MASA(Mesh App and Services Architecture)架构,这种架构的底层耦合的单位不再是企业总线,任何服务对内对外都通过API耦合提供服务。

  “无论是内部完全云化改造成微服务架构的应用,还是没有或者不需要改造成微服务的情况,都可以适当服务化,以API形式和其他服务进行耦合。”左玥补充。

  这种以API为核心的云原生架构对一些IT架构转型较慢的企业比较友好。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一些传统的中大型企业出于对业务稳态性的需求,他们的一些IT架构还没有完全改造成为云原生架构,还是单体架构形态,那么API松耦合的模式就可以先用容器和网格计算对单体架构实现一部分治理功能,不需要太大投入也能立刻享受完整的CI/CD和DevOps流程。而对于一些已经无法改动的应用,则加上API适配,保证它参与到整个管控流程里,统一对外提供服务。

  左玥强调,以API为核心的云原生架构需要符合三种形式:第一,细粒度的集成部署,每一个API只负责自己对应的业务,不对整个企业架构负责,只定义应用对外提供的服务。第二,去中心的集成管理。第三,云原生基础支持。松耦合的方式使业务可以逐步进行云原生改造,每个业务都可以按照云原生的方式去使用。首先使用容器,然后通过Service Mesh服务网格慢慢演进到微服务架构。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新时代,这家成立仅5年的创业公司,其客户全部是头部的中大型企业,客户涵盖招商银行、中信银行、南方航空、三一重工等,涉及金融、交通、制造多领域。

  这里的“不在公有云”,实际是一个广义的说法,意思是这些中大型客户的很多核心业务还在较多采用私有云或混合云的部署方式。

  “新兴的互联网业务其实非常适合云原生,但中大型客户更痛,它有转型的压力,有很多历史的负担,IT架构转型的难度也更高,所以可能更需要我们的帮助。”

  以某大型股份制商业银行为例,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深入推进,银行业务模式的转变对IT系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比如,小额信贷以前是银行很不看好的业务,因为其产生的收入都不够cover内部审批管理流程耗费的成本,但是现在基于敏捷交付、持续集成以及DevOps等云原生架构的能力,银行可以快速完成应用的上线、更新和迭代,银行也就有能力完成小额信贷这样的业务。

  除了业务侧,在技术侧的实际操作过程中,银行的IT架构也需要云原生的助力。

  钛媒体了解到,银行运行环境分为开发、测试、准生产和生产四大环境。它需要符合一定的安全管理规范,按照不同的安全等级划分不同的业务区域,每个业务区域都有单独的Kubernetes集群。对于银行来说,如何集中管理各个安全区域的Kubernetes集群,就变成了一个当下亟需解决的问题。而云原生容器应用平台就可以很好解决这个问题。

  “现在大火的数字中台,以及各类数据服务,甚至再小一点的数据中间件,在架构层面其实都是建立在灵雀云ACE(Alauda Cloud Enterprise,企业级容器PaaS平台)之上的,我们希望这些服务商都可以成为我们生态里的合作伙伴。”陈恺向钛媒体解释数字中台与灵雀云云原生PaaS平台之间的关系。

  就在CNBPS 2019当天,东华软件、英特尔中国以及灵雀云联合宣布了“Smart++战略合作发布”计划,该计划可以理解为来自IT方案商、软硬件巨头和云原生技术服务商三个不同领域的力量结合。

  东华智慧城市董事长郭浩哲说:“随着企业对数字化转型需求的日益迫切,需要全新的应用交付方案和下一代应用交付平台构架。基于英特尔芯片的强大计算能力和灵雀云在云原生领域的深厚积累,东华软件希望打造出更高效的云原生产品交付模式,助力智慧城市、智慧旅游、智慧医疗等领域的高速发展。”

  三个月前,钛媒体曾采访一家来自硅谷的开源容器服务商,这家企业曾表示,在他们看来多数企业应用容器化的程度还不超过10%。但站在陈恺的角度,10%显然有所低估:“美国K8S(Kubernetes)的生产环境,现在至少是在30%-40%,我们认为再过两年可以到达70%-80%。”

  “没有这么绝对,但我们已经有客户跳过虚拟化,直接上很大的裸机集群,用K8S进行编排管理,这很正常。”陈恺回应。(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秦聪慧)